温氏股份:猪价猛涨后的落寞“一哥”

持续飙升的猪价将养殖行业推到市场聚光灯下。与股价上天的牧原股份相比,曾经的养猪“一哥”温氏股份股价反而下跌约30%。

者 | Rika

出品 | 适道商业

评论转载授权、商务合作等请联系后台

温氏股份:猪价猛涨后的落寞“一哥”

1983年,温北英还只是个养鸡技术员。

在联合了周边7位农户之后,他们8个人一共凑出了8000块钱创办了一家养鸡场,这也是温氏股份的前身:勒竹镇养鸡场。

随后温北英带领这些农户一起发展养鸡场,直到十年后成立了温氏食品集团。

谁能想到如今的8000元现在已有1500亿市值,年收入500亿元,而当年的养鸡场,如今也成为了“养猪一哥”。

2019年,温氏在国内生猪养殖行业市占率约为3.4%,黄羽鸡出栏量在国内市占率为5.4%左右。可以说,无论是养猪还是养鸡,温氏都是当之无愧的龙头企业。

都说中国的猪肉市场有着严重的周期属性。以3-4年为单位,猪价会完成一个明显的涨跌周期。从2019年下半年起,养殖企业就开始赚的盆满钵满,该行业也摇身一变,成为股市中的热点板块。

但从8月19日温氏披露的年中报来看,虽颇为亮眼,却也让人嗅出了几分危机。今天,温氏公布了8月肉鸡和肉猪的销量情况,其中,公司在不断涨价的同时,肉猪销量却在同比下降,“猪下半场”怎么看?

温氏股份:猪价猛涨后的落寞“一哥”

图片来源:公司公告

温氏股份:猪价猛涨后的落寞“一哥”

以盈补亏,转身过慢

年中财报显示,报告期内公司销售肉猪(含毛猪和鲜品)486.58万头,猪肉相关业务录得232亿元,毛利38%;销售肉鸡类4.79亿羽,相关业务录得103亿元,毛利为-10.99%,出现较大亏损。

另外,用净利润除以营业收入算得净利率可知,2019年温氏的净利率为19.75%,低于2016年的20.62%,可以说只涨收不涨利。

温氏股份:猪价猛涨后的落寞“一哥”

图片来源:公司中报

市场强有力制约着养殖企业的业务营收。生猪、肉猪类利润高是受到全国市场猪肉供给的影响,而禽类亏损也是受活禽市场供给过剩等因素的影响。

可能是为摆脱市场制约增加企业利润,温氏股份开始重点推进西南、华北、华东等区域的发展步伐。报告期内,公司作出签订生猪养殖投资协议规模、加快新旧产能置换等动作,超额完成了布局养殖规模等目标。

虽然这一系列动作表现了温氏的决心与效率,但在资本市场中,时间就是金钱。

温氏在遭遇当头一棒后转身已是失去先机。

作为“后起之秀”的牧原股份在2020年上半年,猪出栏量达到678.1万头,超越温氏将近200万头,温氏“养猪一哥”的地位已经交付他人。

作为行业龙头,如果能做到“专心养猪不养鸡”,温氏股份或许会还能守住江湖老大的称号。

但作为养鸡起家的温氏,公司仍无法放弃禽类市场,温氏成立了水禽事业部,试图打造成继鸡猪主业之后公司第三个养殖业务新赛道。

只是自2019年四季度起,养禽行业市场供给阶段性过剩,消费市场持续低迷,活禽销售价格较上年同期大幅下降。不知温氏在禽良布局上的良苦用心何时才能收获业务营收上的回报。

温氏股份:猪价猛涨后的落寞“一哥”

需改良养殖模式,打造品牌食品

温氏股份:猪价猛涨后的落寞“一哥”

 

其实温氏股份在看似赚钱的生猪业务不仅没跑赢作为“后起之秀”的牧原股份,甚至没跑赢同行。

生猪行业上半年的行业利润平均增幅为983%,而温氏增速仍只有569.26%,大幅落后行业平均水平。

这一切或许是养殖模式惹的祸。

温氏股份采取的养殖模式是“公司+农户(或家庭农场)”,即农户为企业代养鸡、猪,企业支付农户养殖费,这样的养殖模式虽然降低了温氏股份建设养殖场的成本,但也带来产能不足的问题,严重压缩了企业的利润空间。

与之相比,牧原股份采取的是大规模一体化的养殖模式,减少中间环节的交易成本,直接影响到销售规模。这也是该公司快速发展的主要原因。

面对来势汹汹的后起之秀,温氏压力倍增,快速推动“公司+养殖小区”模式建成。这种一定程度的聚集性、规模式养殖,有利于管理和效率提升,同时因国家要求各地给养猪批地大开绿灯,“养殖小区”确实有大范围推进的可能性。

但也存在一定隐患,即随着未来企业养猪规模急剧扩大,产能严重过剩的可能性大增。猪肉价格一旦跌到谷底,激进扩张必然带来惨烈亏损。

更何况,如今中国最赚钱的行业都要转行养猪。不管是恒大、碧桂园、万科,还是阿里、京东、网易,不是做地产的,就是做互联网的吧,反正共同点是都不差钱。

怎么跟大佬们拼?这时打造品牌食品就成了不二法则。

一旦食品获得品牌溢价能力,在猪肉等原材料价格大幅降价时,食品价格可以岿然不动;在猪肉等原材料价格暴涨时,又可以跟着提价。当年双汇还是一个“杀猪的”,后来推出双汇火腿肠不仅挣的盆满钵满,而且一度成为火腿肠的标杆。

所以,随着养殖规模扩大,温氏股份打造食品品牌便成了必由之路。

目前温氏股份旗下的猪肉品牌有天露,鸡肉品牌有温室佳品,牛奶有鲜之外。今年还特意邀请中国羽毛球队进行代言,另一个是和深圳卫视合作粤菜师傅栏目,双管齐下力求打出品牌。

打造食品品牌,很可能是十年磨一剑也未必能磨成宝剑的高风险战略。然而,如果温氏能够攻下这个山头,未来可能会出现十亿级别甚至百亿级别的大单品,发展空间不可限量。

温氏股份:猪价猛涨后的落寞“一哥”

十字路口,温氏如何选择

温氏股份:猪价猛涨后的落寞“一哥”

我国人口众多,肉类消费基数巨大,市场空间广阔,其中在我国肉类消费中,猪肉消费占比达62.9%,中国人对猪肉依赖性较强。

从行业产业链来看:猪肉这一较大的产业特点是企业经营的产业链越完整产品质量越有保证、经营风险越小、产品成本越低、稳定盈利能力越强、长期发展空间越大。

作为“猪肉一哥”温氏股份近年商品肉猪的销售量却呈现断崖式下跌,2019年温氏股份销售商品肉猪比2018年下降16.95%,而牧原股份同比增长为16.61%,股价也从2019年年初涨了5倍多。

温氏股份:猪价猛涨后的落寞“一哥”

在外面对牧原股份这样强而有力的竞争对手,在内正经历转型且效益并不明显,温氏股份的江湖地位岌岌可危。

按照温氏股份的规划,未来企业将要逐步向“集中屠宰、品牌经营、冷链流通、冷鲜上市”的销售模式转变。

财报中另有一处信息引人注意:温氏在报告期内,公司兽药业务累计销售收入(含内部销售) 9.83亿元,同比增长16.73%;外部销售收入3.30亿元,同比增长14.99%。同时还要探索电商、社区门店销售渠道建设,提高销售效益。

其实,在适道(ID:survivalbiz)看来,温氏与其做商业模式的升级,不如在猪瘟疫苗上多下苦功。

今年养猪确实不简单,不仅要防很多常见的猪病,还要防非洲猪瘟这个大难题。尤其是一些小型的猪场,基础建设上不合格,防疫能力很差,因非洲猪瘟疫情的影响,面临倒闭和破产的困境。

这也是猪肉不断涨价的主要因素。

猪瘟疫苗进而成了破局的关键。比如,普莱柯(603566)在互动平台表示,公司协同支持哈尔滨兽医研究所开展非洲猪瘟基因缺失活疫苗研发,这家公司横盘了三四个月之后,今天终于有了小突破。

至少,从行业角度来看,若非洲猪瘟疫苗研发成功,我国数亿头猪全部使用,市场潜在规模将达几百亿元。

人民的猪肉需要人民养。更何况, 一旦加上“疫苗”题材之后,或许,股价涨个300%都不是梦呢。

原创文章,作者:适道商业,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shidao.biz/company/149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