量子通信板块高开低走,距离产业化还有多久?

概念股有国盾量子,光库科技,蓝盾股份等。

量子通信板块高开低走,距离产业化还有多久?

1935年,薛定谔用一只猫反驳了哥本哈根对EPR(爱因斯坦、博士后罗森、研究员波多尔斯基三个人名字的首字母)思想实验的诠释。
也就是说,他认为,两个暂时耦合的粒子,不再耦合之后,彼此之间仍旧维持关联。这种现象,叫做量子纠缠。1972年,量子纠缠的存在被证实之后,在各行各业都得到了应用。以现代光学、电子学和凝聚态物理为代表的量子科技革命第一次浪潮兴起。进入二十一世纪,随着激光原子冷却、单光子探测和单量子系统操控等微观调控技术的突破和发展,以精确观测和调控微观粒子系统,利用叠加态和纠缠态等独特量子力学特性为主要技术特征的量子科技革命第二次浪潮即将来临。
上周五(10月16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就量子科技研究和应用前景举行集体学习,指出量子科技成为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的前沿领域。加快发展量子科技,对促进高质量发展、保障国家安全具有非常重要的作用。在周末几个题材利好下,周一开盘指数纷纷出现较大高开,但可能大家都还没看懂这到底是何方神圣,最热的量子通信板块头部几个标的封单都不大,最“正”的国盾量子也没有开在涨停,情绪明显不高。那么量子科技到底是什么?有哪些题材值得关注?量子通信板块高开低走,距离产业化还有多久?
量子通信板块高开低走,距离产业化还有多久?
量子通信是科技领跑名片
虽然我国在量子科学领域的起步不算早,但发展却是最快的。早在2016年8月,中国成功发射人类历史上首颗量子卫星“墨子号”。2017年9月,“京沪干线”正式开通。2018年,国家广域广域量子保密通信骨干网络建设一期工程开始实施,在“京沪干线”基础上,增加武汉和广州两个骨干节点,中国使用光纤量子保密通信网络长度达到7000公里左右。要说到量子科技在我国的发展,就不得不提到中科大潘建伟院士研究团队。正是潘院士团队联合中科院上海技术物理研究所王建宇等相关团队,利用“墨子号”量子科学实验卫星在国际上首次实现了千公里级基于纠缠的量子密钥分发。
量子通信板块高开低走,距离产业化还有多久?

该实验成果不仅将以往地面无中继量子保密通信的空间距离提高了一个数量级,并且通过物理原理确保了即使在卫星被他方控制的极端情况下依然能实现安全的量子通信,取得了量子通信现实应用的重要突破。2019年1月31日,美国科学促进会宣布,中国科学技术大学潘建伟教授领衔的“墨子号”量子科学实验卫星科研团队被授予2018年度克利夫兰奖,以表彰该团队通过实现千公里级星地双向量子纠缠分发推动大尺度量子通信实验研究做出的贡献。可以说,在量子科技领域中,量子通信是中国领跑世界的高科技名片,属于国家重点支持的前沿科技和战略新兴领域。根据前瞻产业研究院发布的数据显示,2017年我国量子通信行业市场规模达到180亿元,并预测2023年,我国量子通信行业市场规模将达到805亿元。
量子通信板块高开低走,距离产业化还有多久?
数据来源:前瞻经济学人/制图:适道
不过,量子通信虽然提供了一种原理上安全的通信方式,但要从实验室走向广泛应用,需要解决两大挑战,分别是现实条件下的安全性问题和远距离传输问题。2009年成立的国盾量子正是致力于解决安全性问题。
量子通信板块高开低走,距离产业化还有多久?
“ 量子通信第一股 ” 国盾量子怎么看?
2020年7月9日,被称为A股“量子通信第一股”的国盾量子登陆科创板,开盘即涨超过600%,盘中一度暴涨1002%至399元,股价暴涨超过10倍。
量子通信板块高开低走,距离产业化还有多久?这意味着中一签最高可以赚18万。根据国盾电子招股书,公司经营发展主要依托于国家和地方政府推进的众多量子保密通信网络建设项目,主要产品为量子保密通信网络核心设备,包括QKD 设备、信道与密钥组网交换设备,报告期内的设备销售收入总额占营业收入总额的比例为 75.74%。量子通信板块高开低走,距离产业化还有多久?图片来源:公司招股书
公司量子保密通信网络核心设备与经典通信设备、应用终端、光纤信道共同组成量子保密通信网络,是量子保密通信网络最核心部分,占项目建设成本的50%以上。今年在科创板上市的国盾量子已经成立11年了。2009年,国盾量子在安徽合肥高新区正式创立,企业创立之初,中国量子通信产业还是一片“无人区”。国盾量子产品涵盖量子保密通信网络核心设备(QKD)、量子安全应用产品、核心组件以及管理与控制软件四大门类,可见,在一些“卡脖子”的关键元器件核心零部件上打破了国外垄断。同时,国盾量子也牵头制定了国内外标准项目8项,参与21项,在国际相关标准化机构制定量子通信标准方面发挥了“中国力量”。要说到国盾量子的背景,那是妥妥的“国家队”。根据股权结构,IPO之前,科大控股占股份18%,国科控股占股7.6%,创始人彭承志占股2.82%,值得关注的是,潘建伟教授也是公司创始人之一,在公司2009年刚成立的时候出资了330万元,同时还是公司实际控制人之一暨董事长彭承志、董事暨总裁赵勇的博士研究生导师,与公司常务副总裁陈庆系本科同学。
量子通信板块高开低走,距离产业化还有多久?图片来源:公司招股书
如今,上市后潘建伟教授本人持股8.26%左右,不参与任何经营管理。但据招股书披露,科大控股通过潘建伟的授权委托控制其股份表决权。从公司大客户来看,公司主要客户神州数码系统集成服务有限公司、中国通信建设集团有限公司、安徽四创电子股份有限公司、中国通信建设第四工程局有限公司为量子保密通信“京沪干线”项目承建单位,该项目的招标方为公司关联方中科大;客户神州数码系统集成服务有限公司是量子保密通信“武合干线”项目、国家广域量子保密通信骨干网建设(沪合段、汉广段)、新疆天文台星地一体化量子保密通信广域网应用项目、北京量子城域网A段项目、量子保密通信央行 RCPMIS 项目等的承建单位,该项目招标方为关联方国科量网。报告期内,公司前五大客户的销售收入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82.87%、 73.59%和80.75%。其中神州数码系统集成服务有限公司为公司第一大客户,公司作为量子保密通信设备及相关技术服务供应商,对其销售量子保密通信设备及相关技术服务的收入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34.21%、21.14%和57.90%。
量子通信板块高开低走,距离产业化还有多久?
高开低走,产业化需要时间

然而国盾电子的后续表现并不尽如人意。作为“国家队”自然少不了政府的大力补贴。报告期内,公司利润总额中政府补助金额分别为3,337.41万元、5,413.60万元和5,948.26万元;报告期各期末,递延 收益全部为政府补助,余额分别为20,005.53万元、20,705.41万元和20,472.87 万元。但是2017年-2019年内,公司主营业务收入分别为2.72亿元、2.57亿元、2.56亿元,收入略有下滑,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分别为3073.40万元、2300.23万元和1469.32万元,净利润也在下滑。

量子通信板块高开低走,距离产业化还有多久?
数据来源:公司招股书/制图:适道
对于近年来业绩的不断下滑,公司解释系量子保密通信网络推进的时间和进度存在不确定性,造成对量子通信产品的采购需求呈现一定的波动性,因此存在经营业绩下滑的风险。净利润的下滑对应的是研发成本的逐年攀升。报告期内,公司研发投入总额分别为 5,318.03万元、7,344.36万元和9,620.95万元,研发投入占营业收入比例分别为23.41%、25.89%和36.35%,且最近三年累计研发投入占最近三年累计营业收入的比例为28.73%。量子通信板块高开低走,距离产业化还有多久?量子科技领域确实还不成熟,需要持续大量的研发投入,技术研发前景不明朗,产业化落地也还需要时间,这些因素加在一起可以说明为什么这几天板块会高开低走。但是科创板对其的接纳与包容也说明了国家的支持和信心,现有资本市场的标的,除了国盾电子,还有光库科技蓝盾股份等,都还处在起步阶段,但是从长期来看,只要坚持有所为、有所不为,想必会带领行业加速规模化。正如潘建伟在一次采访中所说,只要天气好,北京时间凌晨24时后,是可以看到“墨子号”向你眨眼睛的。夏天到了,在晴朗的夜晚,不妨抬头亲眼目睹“墨子号”划过你所在城市的夜空。这代表着人类的未来。

原创文章,作者:适道商业,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shidao.biz/company/245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