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40天37个涨停板,如今却面临“1元退市”,5年“暴风”骤雨停

在资本游戏中,不仅要有梦,更重要的,是遵守规则。

曾经40天37个涨停板,如今却面临“1元退市”,5年“暴风”骤雨停

适道商业010篇

在资本游戏中,不仅要有梦,更重要的,是遵守规则。

今天下午四点,北京出现了极强的暴风雨,白昼变成了黑夜。应景的是,就在前一日,暴风集团(300431)刚刚于晚间发布公告,因公司未按期披露定期报告,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证监会决定对公司进行立案调查。
 
或许是巧合,五年前的今日(即2015年5月21日),暴风集团正处于它的市值巅峰,堪称当时头号明星。当天股价最高突破320元,达到327元/股,这个价格也被定格在历史中。
 
如今,截止5月21日收盘,暴风股价已经跌至1.71元,据了解,暴风集团是目前A股唯一一家没有聘任审计机构的上市公司。
 
曾经40天37个涨停板,如今却面临“1元退市”,5年“暴风”骤雨停
图:暴风集团股价,数据来源:东方财富网
 
不仅没有审计机构,连公司都不剩几个员工了。
 
随着暴风TVCEO刘耀平加入小米电视部,暴风最后盈利的“救命稻草”也不复存在。
 
如今公司仅剩10余人维持产品运营,其也在公告里称现有员工无法承担2019年业绩预告、业绩快报和2020年第一季度业绩预告、第一季度报告的编制工作,更无法在法定期限内披露2019年年度报告与一季报。
 
从财报难产到立案调查,暴风集团距离退市可能又更进一步。根据规定,上市公司在法定披露期限届满之日起两个月内仍未披露年度报告,深交所可以决定暂停公司股票上市。被暂停上市后一个月内仍未能披露年度报告,深交所有权决定终止公司股票上市交易。
 
眼看他起朱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在暴风雨中,暴风退出了历史舞台。

01

“暴风享受A股,A股享受暴风”

暴风从上市到“即将退市”的过程实在太过于耳熟能详,简直是教科书版本的“No zuo No die”。
 
想当年,一上市就拉了29个一字涨停,股价从7.14元一路爬升至148元,创始人冯鑫都自称闭关了两个月去重新思考人生。
 
然而,2个月的闭关给冯鑫带来的却是“全方位学习乐视”。2015年5月,冯鑫提出了“DT大文娱”战略,并于同年6月成立了一家名为“暴风统帅”的合资公司,重点发力互联网电视。彼时,乐视超级电视的销量已迅速超越百万台之巨,传统电视机厂商压力激增。冯鑫更是坚定自己的布局方向。
 
同时,暴风也学习乐视进行业务并购。在冯鑫看来,暴风作为一家上市公司,和非上市公司比最大的差异和能力应该是通畅的融资和并购渠道。
 
但是想要收购吴奇隆的稻草熊影业时却遇到了行情突变, 随着证监会对影视、互联网金融、游戏、VR虚拟现实相关的并购重组的监管加强,证监会并购重组委刚刚公布的审核结果,对于暴风集团的收购江苏稻草熊影业的计划不予批准。
 
随后联合光大资本以高杠杆收购拥有英超、意甲等体育版权的公司MP&Silva(MPS),而这笔交易却导致了冯鑫3年后身陷囹圄。
 
在外界看来,这笔交易“疑点重重”:
 
1.  居然没有与MPS原股东签订“禁止竞业协议”,导致两位原股东离开后又再起炉灶;
2.  MPS拥有的体育赛事版权大部分都在2018年和2019年到期,众所周知体育版权争夺极为激烈,在无法保证获得续约的情况下投入52亿巨款,一旦续约失败,MPS就沦为空壳;
3.  暴风和投资方原本设想买下MPS后装入上市公司,但对监管风险居然毫无预案。
 
也正是这些疑点让冯鑫饱受争议:企业跨国投资收购最为关键的就是尽职调查,但在这起收购案中,可以说做得完全不到位。一些业内人形容,这几乎是中国资本跨境投资史上一笔“小学生水平”的案例。更有人揣测:该不会是大股东在洗钱套现吧?
 
实际上,作为暴风集团的创始人,冯鑫并未有过大笔套现。
 
根据2019年三季报十大股东数据显示,冯鑫还持有公司7032.24万股股份,持股比例依然是最初的21.34%。另外,冯鑫作为实控人的天津瑞丰利永、天津融辉似锦和天津众翔宏泰三家基金合计还持有暴风集团3.78%股份。
 
也许正如茨威格所说,所有命运赠送的礼物,早已在暗中标好了价格。这接近1000倍的市盈率,来得太过于容易,去得也更容易。
曾经40天37个涨停板,如今却面临“1元退市”,5年“暴风”骤雨停
图片来源:暴风集团2019年三季报

02

暴风TV:“梦的开始”却也是“梦断时分”

“All for TV.”2018年,暴风在净亏损中喊出了这样的口号。
 
当时,提出“DT大娱乐”生态战略后的暴风已经关联了VR、秀场、TV、文化、影视、音乐、体育、游戏、海外等多个业务。2018年,暴风早已经从单一的互联网视频业务逐步延伸至互联网视频(暴风影音)、虚拟现实(暴风魔镜)、智能家庭娱乐硬件(暴风TV)三个互联网娱乐平台组成的平台公司。
 
其中,暴风TV被寄以厚望。
曾经40天37个涨停板,如今却面临“1元退市”,5年“暴风”骤雨停
图片来源:暴风电视官网
早在2015年,冯鑫就招揽了中国第一台互联网电视“酷开”的打造者、前创维集团彩电事业部副总裁兼中国区域营销总部总经理刘耀平,作为暴风TV的CEO。刘耀平在供应链端的话语权,也帮助暴风TV业务在短时间内就做到行业第二的位置,甚至取代了小米,次于乐视。2016年上线整一年,暴风TV的销量80万台。
 
在暴风TV之前,暴风影音的发展其实始终比互联网慢半拍。比如在版权之争时没舍得烧钱,错失了流媒体市场;在互联网视频上线的时候继续做单机的播放工具;在移动互联网大潮到来时才开始做PC端的内容平台。后来终于幡然醒悟,推出了以暴风影音、暴风电视和暴风魔镜组成的所谓“铁三角”。
 
可冯鑫的运气似乎在上市后两个月中全部耗尽,因为暴风TV的出现又早了半拍。
 
互联网电视这个“新物种”,看似可以颠覆传统行业,实际上对于大多数互联网电视从业者来说,心里的痛只有自己知道,并没有因为互联网电视的火热让自己公司的财务状况得到进一步提升,反而成了累赘。
 
首先,乐视推出的“硬件免费,服务收费”的商业模式一开就为整个互联网电视行业开了一个不好风气,这意味着这个行业只能靠“烧钱”续命。
 
乐视好歹还有自己的版权。可暴风在2014年左右的版权大战中压根就没有参与,因此,暴风TV的内容全是和爱奇艺合作的,是在实实在在地承担TV的亏损。
 
其次,电视和手机不一样。在技术还没稳定的情况就贸然入局,会导致用户换电视的需求根本比不上互联网电视技术的换代。这就导致互联网电视可能越做越好,但出货量却越来越低的尴尬。
 
最后,电视的门槛主要不是内容,而是硬件。传统厂家也许反应没那么大,但一旦反击便是来势汹汹,如TCL的雷鸟,长虹的CHIQ,康佳的KKTV,创维的酷开等。相比较于互联网公司,在产业链上有着十多年经验的传统电视厂商更能驾轻就熟,迅速调整自己本身产品的价格。对于这些从90年代价格战中存活下来的“老江湖”,互联网厂商就像襁褓中的婴儿,毫无反击之力。
 
你看,事实也证明了这一点。根据奥维云网发布的中国电视市场2019年1月-11月的销量排名TOP10,除了第一名小米电视是互联网品牌,剩下的都是传统厂商。
曾经40天37个涨停板,如今却面临“1元退市”,5年“暴风”骤雨停
图片来源:奥维云网
而根据TrendForce发布的2020年第一季度(Q1)全球电视出货量数据,互联网品牌电视跌幅最大,已经超过了50%。

03

上市不是一个人的“修行”

冯鑫曾在接受雷晓宇的采访中说,《约翰·克利斯朵夫》给了他自由的灵魂,让他能为想做的事情牺牲自己。
 
追逐梦想、牺牲自己都没有,错就错在,不能把自己的梦想让数万人买单。
 
冯鑫对于资本市场实在不够敬畏。他甚至在2018年发表了一篇《三年大考,暴风雨中的暴风——冯鑫的内部两小时长谈》的文章,口无遮拦地表示 “暴风 TV 的销售额‘今年(2018年)可能(达到)二三十亿’,且‘在2019 年可以进入盈利期,2020 和 2021 年应该至少有一二十亿元利润的期望值,而且还会保持很高的增长速度’。”
 
这引得深交所连夜发来关注函,要求公司按年度统计暴风TV业务开展至今的销售量、销售额及毛利率等数据,暴风统帅近三年及一期的资产总额、负债总额、营业收入、营业成本、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等主要财务数据。详细说明前述业绩预测的依据、过程,前述业绩预测实现所需要的资金投入及来源,相关测算是否具有合理性和可实现性,并充分提示风险。
 
冯鑫不知道,公司上市之后,这场梦就并非他自己一个人的梦了。如果暴风集团最终退市,就目前暴风集团的资产情况而言,6.3万股东即使在行使诉讼权后胜诉,因暴风集团目前已无可执行资产,最终获赔的可能性也非常小。
 
在资本游戏中,不仅要有梦,更重要的,是遵守规则。
曾经40天37个涨停板,如今却面临“1元退市”,5年“暴风”骤雨停
图片来源:暴风集团公告
参考文献:
1.  冯鑫错过的两次救赎。来源:财经科技自媒体
2.  曾经拉起32个涨停板的暴风,为什么风停了?来源:电科技
3.  沉寂之后的再出发 互联网电视迎高光时刻。来源:今日流媒体
4.  暴风TV几年后挣一二十亿!冯鑫的“画饼”能实现吗?。来源:朱邦凌

原创文章,作者:适道商业,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shidao.biz/company/25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