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军不仅有小米!一年送8家公司上市,化身精英收割机

云服务、AIoT、半导体……如今的雷军已经不是“天使投资人雷军”。

12月5日晚,随着一起教育在纳斯达克敲钟,雷军收获了今年的第八家上市公司。

说起雷军,大家想到的肯定首先是小米。说起小米,大家首先想到的是啥,那还不就是“DS”嘛!虽然王副总裁闪电离职,但是雷军甩断了脖子眼看要甩掉的DS帽子又牢牢地扣在小米头上了。

然而这个公众眼里的DS收割机,回顾2020年,却成了IPO精英收割机。今年到目前为止,雷总参股的8家公司实现了IPO。

5月8日,金山云在纳斯达克IPO,雷军迎来继金山软件、小米集团和金山办公后第4家控股的上市公司。

同时,石头科技九号机器人这两家小米生态链公司也先后在科创板上市。此外,荔枝、声网、蓝城兄弟、小鹏汽车等多家上市企业背后,也都出现了雷军的身影。

八家是什么概念呢? 一般在天使投资界,投中一个IPO就是成功投资人,可以吹5年;投中两个算大牛,可以吹10年;投中三个IPO就晋升大神,可以吹一辈子了。

如今,坐拥小米集团、湖北小米长江产业基金和顺为资本,雷军的野心是什么?

走出金山系“舒适圈”‍

虽然雷军自己在采访中说过,对金山云是一场10亿美金的“豪赌”,实际上,作为被“金山系”奶大的孩子,金山云的底气比一般的云计算公司都要强。

翻阅金山云的招股书, 2017-2019 年的3年间,金山集团、小米集团、猎豹等金山系公司都不同程度给金山云贡献了营收,2017年这类关联收入有4亿,占到了营收总额三分之一;2018年,关联收入有6.3亿,占比也接近三分之一;2019年,关联收入为7.7亿元,占总营收约20%。

然而金山一定能做好云服务,这其中的逻辑在雷军看来很清晰:

一是云服务是2B业务,2B业务的特点就是大公司都需要second source(第二供应商),也就意味着这个市场绝对不是赢家通吃的,一定会有3-5家。

二是云服务等于高科技的设备租赁行业,需要源源不断的现金,中小创业公司做基础云服务基本是死路一条,但金山合并报表后有十几亿美元现金。

三是金山有独特资源和兄弟公司支撑,金山体系里需要一家基础云服务公司,“我们的生命线全在那里,要么我自己干,要么让兄弟公司干。”此外,在小米、顺为资本的生态系统里也可以引导使用金山云服务。

如今,上市后的业绩也验证了金山云正在和市场规模同步增长。

根据金山云2020年第三季度财报显示,公有云业务收入13.10亿元,同比增长48.1%;企业云业务收入4.09亿元,随着受疫情影响的项目交付进程恢复,企业云实现了同比257.3%和环比66.2%的增长,占季度收入比重由去年同期的11.4%增长至23.7%。

顺为打前阵,打造“小米系”王国

通俗的讲,如果把小米比作心脏,那么顺为就是血液,负责运作和循环。顺为是在小米C轮融资时成立的,从诞生之始,顺为便兼具双重属性——既有财务投资的目标,又因为背靠小米和雷军系,拥有庞大的战略资源,可以像战略资本一样为其所投资公司提供价值。

实际上,2018年顺为资本就获得了很不错的成绩:以爱奇艺上市为分界线,向前看,顺为还收获了其历史上首家A股上市公司御家汇,向后看还有蔚来汽车、趣头条等7家上市企业。

  
而今年更像是布局小米生态链的“收获”,加上九号智能和石头科技,小米投资、扶持下的华米云米都已成功上市。“小米生态链公司”一直是这些公司头顶的一个重要光环,借助小米的渠道与品牌,他们在市场上占据先发之势。

但是这些公司也都有着单一客户依赖风险。

以华米为例。根据华米科技发布的2020年第三季度财报,报告期内华米科技总收入达22.35亿元,相较于上年同期的18.63亿元,同比上涨幅度为20%;与上一季度的11.37亿元相比,环比上涨幅度为96.6%。

虽然营收有上涨,但华米科技的净利润在下滑。财报显示,归属于华米的净利润为8110万元,较上年同期的2.033亿元下降约60%。主要原因是在小米生态链中“硬件利润不得超过5%。”

“这个局面其实是很不合理的,以华米的竞争对手Apple Watch为例,人家份额只有你的一半,赚的钱却比你高不知道多少。”曾有智能硬件行业观察人士表示。

更大的野心‍

从2019年起,小米就开始执行“All in AIoT”战略,并宣布五年时间内将在此领域投入500亿元。一年下来,根据国金证券数据,截至2019年底小米生态链参与企业超过290家,生态链企业提供了超过4000个SKU,品类涵盖智能家居、可穿戴设备、智能出行等领域。

打造生态,早期不考虑赚钱,一直是雷军的风格。

除了AIoT,雷军还有个all in的赛道是半导体。

今年2月,雷军发文宣传湖北小米长江产业基金。

雷军先援引媒体集微网的报道,举了个湖北小米长江产业基金领投WiFi6 芯片设计公司速通半导体公司的成功案例,然后透露湖北小米长江产业基金专注的领域,像智能制造、工业机器人、先进装备和半导体等领域,最后雷军表示欢迎企业家和创业者联系湖北小米长江产业基金合伙人孙昌旭、潘九堂。

这是个符合国家战略层面的赛道。虽然道阻且长,但势必也会在未来爆发更大的潜能。

十多年的投资经验,雷军总结为:“不熟不投;只投人;帮忙不添乱。”

  
只不过2011 年以前,雷军通常以天使投资人的身份出现在交易中,投资的逻辑围绕“熟人”而来,同时雷军也往往与“熟人”合作投资。等到了2010 年小米成立,2011 年“顺为”应运而生,此后,雷军的个人投资通常与顺为资本和小米集团合作,单独作为天使投资人参与的项目相对较少。

云服务、AIoT、半导体……如今的雷军已经不是“天使投资人雷军”,而是能撬动5000亿市值的“资本大鳄雷军”,他所代表的,将不仅仅是行业发展的方向,也更是资本博弈的结果。

仅供投资者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

原创文章,作者:适道,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shidao.biz/company/2870.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