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东健康成今年香港最大IPO,估值超3000亿,和阿里健康有何区别

再造一个京东!

今天京东健康敲钟,开盘就涨了40%,市值3000多亿,被号称今年港股最大IPO。

京东健康招股书显示,公司在2017年至2019年的总收入分别为55.53亿元、81.69亿元、108.42亿元。

2020年上半年,京东健康的总收入约为87.77亿元;2017年至2020年上半年经调整的期间盈利分别为2.09亿元、2.48亿元、3.44亿元和3.71亿元。

医疗健康很显然是今年热点中的热点,京东健康选择这个时机上市,赛道朝阳,财报好看,投资人认可,集团支持,可谓是天时地利人和。

这么一比,阿里健康似乎“没有赶上好时机”。与阿里健康2020年度(2019年3月31日-2020年3月31日)的经营状况相比,京东健康的营收和经调整的期间盈利稍有领先(京东健康:108·42亿元、3·44亿元 vs 阿里健康:95·96亿元、2·61亿元)

那么京东健康和阿里健康的真正区别是什么,京东健康对京东的战略意义又是什么?

  
做电商,这事就小了‍

如果仅仅靠医药销售业务,不管是线上的自营、平台,还是线下的药店、新零售,总归只是一个垂直类目的销售型业务,怎么会值3000亿的市值?所以要拉动市值,还是得靠生态。

对比近三年内京东健康和阿里健康的相关运营情况,可以看出阿里本来做电商是玩的最6的,毕竟人家有淘宝和天猫嘛,所以先发优势很明显。

生态确实能带来先发优势,但是后劲足不足要看具体打法。

但是从2017年之后,不管是在自营平台还是开放平台,阿里健康更多在扮演“追赶者”角色。虽然阿里健康先是合并了天猫国际的药品部分,然后用饿了么延伸本地药店的O2O业务,可见他也着急啊,想在业务上更激进,但截至目前,其与京东健康在总规模上仍然有一些差距。

到底是什么原因导致京东健康在阿里面前保持了优势地位呢?

原因之一在于集团对它的战略定义,也就是卖药这个市场到底值不值得all in。

从国家宏观政策上,医药体制改革正在释放巨大的市场红利。

2019年8月新修订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品管理法》通过,原文件中“不得通过药品网络销售第三方平台直接销售处方药”的规定被删除,取而代之的是“网络销售药品,应当遵守本法药品经营的有关规定”的“线上线下一致”原则。

同期,国家医保局发布 《关于完善“互联网+”医疗服务价格和医保支付政策的指导意见》 ,明确了对线上线下实行平等的医保支付政策,促进线上线下协调发展。

也就是说,药品零售方面会腾出巨大空间,但是你光卖药,这个想象力就小了,你还需要有平台问诊,开具处方以及销售处方药的资质和能力才能撑得起这么大的市场空间。

这是战略选择问题。阿里做健康一直都是以自营卖药为主,这是来自电商品类扩张思维的惯性,很容易理解,但不是真正成熟的数字化大健康。

比如健康检测评估、咨询服务、慢病管理和养老管理等,都还未走到深处。

再造一个京东?

在京东一开始做健康的时候,京东内部很多人认为,最好的办法是继续做大药品零售,以此为基础再顺带提供一些健康服务。

这听起来很稳,用零售思路来卖药就好了,但刘强东说我不,他和京东健康的CEO辛利军有一次深聊,然后两人就达成了共识——干就要干得彻底,如果京东要进入健康产业,就要剥离出来,按照自身的规律来发展,而不是跟着零售走。

这就要回答我们的第二个问题了,对京东的战略意义是什么。

京东健康是在京东数科、京东物流之后,京东打造的第三大战略级独立业务。刘强东坐拥京东和达达两大上市公司,并集齐了物流、数科和健康三大独角兽,简直就可以召唤神兽了。

不过,对于刘强东来说,京东健康不仅仅是京东的子公司,更重要的战略意义是“再造一个京东”。这句话是他跟京东健康CEO辛利军说的原话。

这话他没跟数科说,没跟物流说,只跟健康说,可以看出刘强东对健康的期望有多大。所以京东需要的不是有更多的“小”京东,而是再造一个新的京东。

不过就算玩法不一样,资本家也总是相似的,就是追逐利益最大化。正如阿里也拆出了蚂蚁集团和阿里健康等子公司,不管是更多的京东还是一个新的京东,目的都是想从二级市场上找更多的钱。

就目前而言,京东健康处在赛道头部,具备先发优势。抢滩港交所之后,京东在互联网医疗领域的优势势必将进一步扩大。

原创文章,作者:适道商业,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shidao.biz/company/2881.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