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雷换帅背后:当年有望比肩腾讯,如今只剩下“中年危机”

此次换帅,我们期待看到迅雷把过去的经验当做是包浆,顺利度过中年危机。

迅雷换帅背后:当年有望比肩腾讯,如今只剩下“中年危机”

就如同判断一个中年人不应该看他的油腻,而是应该看他的实力。此次换帅,我们期待看到迅雷顺利度过中年危机

根据4月2日迅雷有限公司(纳斯达克股票代码:XNET)发布的内部信,李金波被选举为新任董事长,将接替陈磊作为迅雷集团和下属迅雷、网心及其它关联公司新任首席执行官。据官方称,本次高管人员调动的原因主要是基于公司未来发展的考虑。

迅雷换帅背后:当年有望比肩腾讯,如今只剩下“中年危机”
 

01

李金波是迅雷的元老级员工,主持了迅雷早期明星产品迅雷4、迅雷5的研发工作,2010年,李金波离开迅雷进行创业,先后打造了聊天软件MSN lite、亲子相册水滴宝宝等产品,前者在2012年被小米集团收购,并入米聊业务。他此刻担任CEO有点“临危受命”之感。
 
这距离陈磊出任CEO仅仅过了不到三年,根据资料显示,陈磊于2014年加入迅雷,担任CTO,负责云计算业务;2015年11月,开始担任网心科技的CEO、迅雷联席CEO。在加盟迅雷之前,他担任腾讯云总经理和腾讯开放平台副总经理。2017年7月,陈磊正式出任迅雷CEO。
 
担任CEO之后,陈磊的“第一把火”就烧到了区块链上。2017年8月,迅雷发布新一代智能硬件“玩客云”,玩客币则是配合玩客云产生,可以在迅雷整个生态中,换取更多增值服务。
 
据了解,在迅雷推出玩客云业务仅数周后,受限于中国监管叫停ICO和关停比特币交易所,一些数字货币玩家将眼光盯上了刚刚推出的本应用于迅雷体系内的玩客币,并试图将交易比特币的一系列玩法,复制到玩客币上。
 
这使得玩客币的价格在40天内暴涨80倍,日成交量达百万枚、日成交额接近千万元。迅雷股价也随之一路飙升。
 
然而好景不长,2017年11月底迅雷开始起“内讧”。先是迅雷发布公告,称迅雷金融、迅雷易贷、迅雷小游戏、迅雷爱交易系迅雷大数据信息服务有限公司及其子公司经营的业务,并非迅雷集团旗下业务。迅雷已正式撤销品牌和商标授权,并要求其全面停止对迅雷商标的任何使用。
 
针对此事,迅雷金融又迅速发布公告回应,称迅雷大数据和迅雷金融,其字号名依法注册,受法律保护,不存在撤回品牌一说,今后仍将以迅雷大数据和迅雷金融标识开展业务。此外,迅雷金融还指出,迅雷CEO陈磊开展的非法发行玩客币活动,没有使用任何区块链技术,是个“顶风违反7部委文件、利用非法交易所非法传销群体、变相ICO、非法集资的骗局。”
 
几顶帽子重重的落下,却又轻描淡写地结束。最终,这场12小时内四轮公告的内讧以和解而结束。但玩客币和迅雷的股价却一路低迷,长期徘徊在个位数,再也没有回归高位。
 
迅雷换帅背后:当年有望比肩腾讯,如今只剩下“中年危机”
 

02

创立17年的迅雷,当年有望比肩腾讯,但最近这些年却是一个没落的代名词。
 
15年前的PC时代,迅雷是最耀眼的明星之一。得益于先进的P2P加速下载技术,迅雷轻松取代了网络蚂蚁、网际快车成为PC 装机必备下载软件。
 
要知道,当年腾讯推出QQ旋风并不是为了开拓市场,只是为了战略防御。然而这家有望成为深圳南山“扛把子”的迅雷,却一再失去了浏览器、游戏、流媒体市场,最终在移动互联网的争夺战中被生生拍死在了沙滩上。
 
根据迅雷联合创始人程浩的自述,在浏览器之争中,迅雷在Maxthon和360刚刚开始起步的时候就已经开发浏览器了。但遗憾的是,最终产品因为各种没有问世。
 
在游戏领域,迅雷看到了,也做出了行动,但是还是没有避免功败垂成的结局。08年开始投入,09年就成立独立子公司,但没赶上天时地利人和,接连几个游戏项目都没有产生大的市场反响,游戏业务最终也归于平庸。
 
在流媒体市场上,迅雷其实也是最早看到影视投资机会的互联网公司之一,优酷土豆的进场时间都要比他晚。也因为迅雷下载业务接近影视行业,这条赛道成功的可能性本应很大。但是很可惜,它并没有把握好这次机会。2015年,迅雷将旗下视频软件“迅雷看看”仅以1.3亿元卖给响巢国际,迅雷的视频业务从此成为历史。反观优酷土豆最终以45亿美元被阿里收购,爱奇艺上市后市值145亿美元,不知迅雷内心会作何感想。
 
如果说,内部创新困难重重,那么通过投资并购总可博得一回美(用)人(户)笑吧?
 
迅雷这一步却又做的太早了。2016年开始,迅雷把赛道押注在VR上。不仅投资VR设备,也投资做VR内容的公司。彼时,迅雷拉起了“猪饲料联盟”的大旗,意在做VR风口的“猪饲料”。并先后投资大朋头盔VR以及Insta360,号称要在产业链上下游布局“十几亿”。
 
然而VR市场过度鼓吹了其超预期的应用场景,现在看来,这显然是典型的“高估了两年内的变化”。和其他用钱砸一砸,“猪都能飞起来”的风口不同,VR 的风口显然对飞行能力的要求更高。VR能不能做起来,不仅仅是钱的问题,而是有至少两大难点无法解决,一是大规模使用场景,二是低成本的技术部署。
 
也许在可以预见的两年内,AR/VR都只能是一个风口,而无法进化成一片蓝海。迅雷这次早早作为先行者,却又“步子迈得太大”,最终雷声大雨点小,只好在陈磊上任后调转方向进军区块链。
 
迅雷换帅背后:当年有望比肩腾讯,如今只剩下“中年危机”

03

提起迅雷,或许很多人首先想到的还是那个下载软件。其实迅雷不是没有尝试过转型。电商、游戏、视频、VR、区块链……迅雷一直想扩宽业务的边界,但却一直没有太大的突破。
 
一个中年人,之所以会油腻,不是因为身体的发福和脱发,而是内心的东西在不断崩塌和妥协。中年人家大业大,家庭里夹杂着很多东西,比如利益,比如孩子,就算不幸福也无法“断舍你”。中年人的世界有着嗷嗷待哺的孩子,每天一睁眼就是柴米油盐,早已失去了对新鲜事物的热情,但又渴望着改变。
一家企业也是如此。当它体态臃肿地进入“中年发展阶段”时,往往会因为要平衡内部的关系和嗷嗷待哺的员工、房租、用户等等不得不做出妥协,时间久了,也就忘了自己最初的“使命愿景价值观”。其实,对很多公司来说,上市并不是终点,而是起点,是人到中年的起点。
《奇葩大会》有一期探讨“油腻”,马东说了一句话:“我有时候会将自己的油腻当成是包浆,就是岁月赋予我的价值。”此次换帅,我们期待看到迅雷把过去的经验当做是包浆,顺利度过中年危机。
参考文献:
迅雷内讧始末:高管反目、子公司称王、如今东窗事发:新浪科技,作者韩大鹏
两天股价暴涨112% 细数迅雷的二起二落:Bplus新加坡

原创文章,作者:适道商业,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shidao.biz/company/5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