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奇艺:大家闺秀还是抠脚大汉?

也许只有当潮水退去,你才知道谁在裸泳。

现在视频届流行一类独特的网红:他们在镜头前肤白貌美,举手投足之间都让人看的春心荡漾,可是关掉滤镜之后你才发现:哇塞,竟是个抠脚大汉。
 
最近中概股不断被“关掉滤镜”。继瑞幸之后,爱奇艺也进入了做空机构的视野。4月7日,做空机构WOLFPACK Research发布研究报告称,视频网站爱奇艺(NASDSAQ:IQ)夸大营收和订阅用户数量。
 
做空的主要原因有三点:虚增、夸大收、抬高
 
近几年,爱奇艺在视频“三强”中一直保持着白(商业模式清晰)、富(百度小米坐镇)、美(用户数据好看)的名声,自从2018年登陆纳斯达克之后,股价一路攀升,从IPO价格18美元/股,最高时高达46.23美元/股,承载了无数分析师的希望。
 
难怪这一切只是滤镜?
 
爱奇艺:大家闺秀还是抠脚大汉?
 

01

大家闺秀爱奇艺
 
2010年4月,从清华大学自动化系获得自动控制理论及应用工学博士学位的龚宇接任了爱奇艺CEO一职,使得这家视频网站一出场就和市面上的“妖艳贱货”不一样,带着一股工科生的理性气质。
 
其实,在创立爱奇艺之前,龚宇已经经历了一次创业——1999年,他创立了焦点网,并最终以1600万美元的价格将其卖给了学长张朝阳。
 
当时张朝阳带领的搜狐不仅仅是中国互联网行业的黄埔军校,更可称为中国网络视频的摇篮。除了龚宇之外,酷6网的创始人李善友和韩坤,优酷的创始人古永锵都是从搜狐走出来的视频届“元老”。
 
彼时,乐视网已经拉开了国内在线视频行业的序幕。在此之前,虽然国内已经隐隐浮现在线视频类服务,但并未有专业化的视频网站诞生。
 
当时业界对视频的看法都是“UGC”模式,大家虎视眈眈铆足了劲想成为下一个中国版YouTube,国内在线视频行业出现了一次小高峰。
 
这个思路在当时是对的。2004年底,随着古永锵从搜狐离职并创办了优酷,到了2005年上半年,土豆网、56网、PPTV、PPS等视频网站也相继上线 ,国内在线视频行业出现了一次小高峰。2006年,李善友从搜狐离开创办了酷6网。当时和李善友一起创办酷6网的是韩坤,他离开搜狐前是ChinaRen的总编辑。2010年酷6网独立上市。
 
爱奇艺:大家闺秀还是抠脚大汉?
也就是说,其他玩家都玩到上市了,龚宇才开始进入到这个行业。据龚宇回忆,当时他列出的竞争对手就有五十多家。
 
“进的早不如进的巧”。当一众视频网站期待着再造“YouTube财富神话”时,一台《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管理规定》的发布,确立了视频网站经营的牌照制度;2008年的金融危机又让很多接受美元投资的网站断了粮草。
 
前有埋伏,后院失火,偶偶网因投资方撤资停止页面更新,随后逐渐淡出业界;爆米花网因资金问题将200多名员工裁至80余人;六间房裁员数占总员工数的70%以上……到了2011年,经过一番洗牌,视频行业幸存者只剩下不到10家。
 
龚宇意识到,YouTube模式在中国玩不下去,真正能赚钱的应该是“HULU”模式,也就是靠版权取胜。
 
这个战略固然有龚宇作为“互联网老兵”的前瞻性目光,也离不开来自百度的底气。在2012年前的PC时代,百度无疑是最大的互联网流量入口。而在最高峰时,百度一度为爱奇艺贡献了超过85%的流量。
 
除了流量上的扶持,百度这些年还在真金白银地往爱奇艺上砸钱,出手相当阔绰,2012年百度的内容成本为2.151亿元,在总营收中占比0.9%。而到了2018年其内容成本达73亿元,同比增长96%,在总营收中占比7%,其中大部分都流向了爱奇艺。
 
被“富养”长大的大家闺秀爱奇艺,从出生就含着金钥匙,对于版权的大方态度,颇受头部IP的欢迎。视频行业的风向在爱奇艺的推动下,从UGC转到了烧钱抢版权,当时,单单一档《中国好声音》第三季的网络播放权,价格就抬升至2.5亿元。
 
与此相比,一度市场占有率曾超过70%的暴风影音由于出生“寒微”,一分钱恨不得掰着两分用,还要为上市留出盈利空间,压根就没有参与到版权争夺赛中,丢掉了视频的战地,后来不得不靠收购来提升市值空间,再后来的故事大家都知道了。
 
2013年5月,爱奇艺并购、整合了PPS视频业务,实力更为强大,总用户覆盖率全网第一;2015年,爱奇艺独播网剧《盗墓笔记》的推出成为行业标志性事件,让外界看到了会员付费的潜力。其商业模式也越来越“直男”般简单粗暴:不搞那些花里胡哨的,就靠广告和会员。2019年6月,爱奇艺成为首家付费会员数超过1亿的视频网站。
 
爱奇艺:大家闺秀还是抠脚大汉?
 
然而,就是这么一家家境好、团队好、业务模式清晰的优质企业,居然被一家仅成立了不到一年、屡败屡战的做空机构盯上,正是应验了那句“长得越丑越要追美女,要玩就玩把大的。”
 

02

死缠烂打“狼来了”
 
在华尔街,中小基金博出位的一个惯用方式就是“碰瓷”。
 
2018年的秋天,Dan David落选了蒙哥马利县第四区美国国会的共和党候选人,但也从中学会了政客的那一套巧如簧舌。他发现,操纵舆论做空股票是个零本万利的事儿,自此宣称自己是一名 “资深的激进主义卖空者”,开始碰瓷大公司。
 
2019年5月,Dan David成立了Wolfpack Research。2019年6月6日,Wolfpack Research就发布了对美国电信和技术公司GTT Communications(NYSE:GTT)的做空报告。
 
报告里说,报“该公司电信业过度杠杆化,业务中断,使用非GAAP指标掩盖了缺乏有机增长和现金流的情况。”
 
不过,这一枪打的毫无水花, GTT Communications压根就没搭理它,股价还在当天上涨了2.27%,丝毫不受影响。
 
爱奇艺:大家闺秀还是抠脚大汉?
首战失利之后,2019年9月25日,Wolfpack Research又发布了对SGH公司的做空报告。报告里又是一堆吓唬人的话: “该公司的估值‘高得离谱’”,“世界贸易组织(WTO)最近针对巴西的裁决消除了该公司的‘唯一优势’。
 
Smart Global Holdings Inc.(NASDAQ:SGH)创立于1988年,是一家专业存储解决方案的全球领导者。不过SGH也只是把这份报告当做洋葱日报来看,一笑了之,没人把它当回事。
 
本来,Wolfpach的“如意算盘”是先专业的丢出一堆数据来,然后弄个骇人听闻的报告标题引发投资者的慌乱,进而趁机在企业快速下跌过程当中通过卖出企业股票而获利。
 
结果,光凭打打嘴炮,在人精扎堆的华尔街根本博不到任何眼球,GTT、SGH连回应都懒得回应——拒绝渣男最好的方法就是不回信息直接拉黑。
 
Wolfpack Research寻思着,自己人不好骗,那就吓吓歪果仁吧。
 
2019年12月,Wolfpack Research故技重施,这次选择了“狂奔上市”的趣头条下手。
 
这份报告里称,趣头条存在欺诈行为,其2018年74%的销售额是虚假的,77%的现金余额并不存在。
 
“趣头条向美国SEC递交的文件显示,其2018年营收达30.2亿元,但该机构翻查趣头条及其附属公司提交的文件,发现其总收入只有24亿元,此外,在剔除趣头条主要运营VIE主体和其内部‘广告代理’的详细信用报告后,Wolfpack Research称趣头条2018年的收入只有7.89亿元。”
彼此,距离趣头条上市不过一年,未经世事的趣头条老老实实发布了官方回应,详细解释了报告里对公开数据的错误引用,以及对趣头条业务的多方面误解。你别说,这一波诚挚的解释还为趣头条拉了一波路人粉,股价不仅没跌,反而上涨了4.56%。
 
慢着,“虚假销售额”、“未披露关联交易”这些熟悉的关键词是不是在哪儿见过?不管怎么样,Wolfpack终于得到了一次上市公司的回应,发现做空中概股公司是个好生意。
 
好死不死中概股在这个时候出现了“猪队友”,看到浑水干翻了瑞幸之后,这家鸡贼的Wolfpack赶紧找到浑水背书,套用一下之前报告的模板,把之前惯用的那些套路都用在了百亿美金的爱奇艺身上——要玩就玩把大的吧。
 
看起来是成功了,受该消息影响,爱奇艺股价跳水,瞬间跌10%。不过市场迅速反应过来,当大家仔细阅读了这份报告,发现Wolfpack只是找了1000多个人做了个调研,还直接把Questmobile数据作为信源之一,应该不是蠢就是坏了。
 
截止4月7日收盘(美东时间16:00),爱奇艺股价为17.3美元,上涨了3.22%。
 
爱奇艺:大家闺秀还是抠脚大汉?
这匹狼终究还是年轻了点。
 

03

“瑞幸效应”将持续
 
看起来,爱奇艺有惊无险地躲过了这次狙击,说到底也是对手太弱。Wolfpack偏偏选一家已经发过年报的公司来做空,人家反正也承认了自己就是亏损的模式,审计师也签字了,其实就算不回应,也没什么太大问题。
 
不过,受到“瑞幸”的鼓舞,似乎华尔街又会引来一波“中概股”做空潮——这也是做空机构擅长的地方:有时候,股价下跌还有外部环境、投资人信心等影响,也就是说只要外部环境有恐慌情绪,这时候发布做空报告,会叠加引起大幅抛压,目标公司的股价跌的更多。
 
但很多人“傻傻分不清”,还以为是做空机构的“功劳”。
 
比如做空瑞幸咖啡的报告就发布于美股市场由于对新冠病毒疫情的恐慌大跌的一天。这次做空爱奇艺的报告又发布于瑞幸停牌的这一天。
 
其实做空机构一直在做空中概股,自2011年3月开始,以浑水、香橼为代表的做空机构先是集中针对借壳赴美上市的中国企业。这是因为当时有大量中概股密集上市。《中国经济周刊》报道显示2010年赴美上市的中国企业数量达到45家,融资38.86亿美元,“甚至出现了一周之内5家中国公司挂牌的盛况”。
 
爱奇艺:大家闺秀还是抠脚大汉?
结果不试不知道,一试吓一跳:这一番狙击收获也不小,到2011年底,有接近50家中概股因被指责财务造假而被停牌或退市,这一轮做空潮一度从美股蔓延到港股。(因为香港处罚没有美国那么严,所以后来做空机构主要目标都是港股)
 
后来中概股消停了几年,但到了2018年和2019年,随着美股的节节升高,又引起了一波赴美上市热。2019年道琼斯、标普以及纳斯达克指数涨幅分别为22.2%、28.7%、34.6%,这一年一共有32家中概股赴美上市,募资金额共计35.65亿元,后面还有26家中国公司向SEC公开递交招股说明书,等待上市。
 
上市密集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市场上有泡沫。本来计划的好好的粉饰一下财报,过了解禁期就可以悄咪咪的套现跑路,结果突如其来的疫情却打乱了计划,起到了挤泡沫的作用。可以相信,这一轮做空潮还会继续持续下去。
 
但这未必是件坏事。也许只有当潮水退去,你才知道谁在裸泳。
 
 
参考文献:
爱奇艺CEO龚宇:好的内容就应该是付费的;来源:凤凰科技;作者:花子健
屡战屡败,做空趣头条的“Wolfpack”到底是谁;来源:GPLP犀牛财经
中概股迎来做空潮;来源:新浪创事记公众号
 
 
 

适道商业

搜索


 
 
 
 

原创文章,作者:适道商业,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shidao.biz/company/7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