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正义千亿豪赌:要么成功,要么殒命

要玩就玩笔大的,万一成功了呢?

  • 2016年,软银建立了1000亿美元的愿景基金,投资了88个项目,但目前至少有15个项目要么倒闭,要么濒临倒闭。
  • 普通投资人的做法是:你要100块,我讨价还价给你50块。但孙正义的打法是:你要100块是吧?我给你1000块。
  • 结构化的基金架构,使得看似有钱的愿景基金,和负债累累只有一线之隔。
  • 确实,没人比他亏得更多,但也没人比他赚的更多。
2017年,孙正义和他的副手米斯拉(Rajeev Misra)在湾流公务机上准备马上要展示给中东投资者的PPT。
 
当时,PPT上“基金规模”那一页写的是300亿美元,这已经超过了当时全世界最大的风险投资基金和私募股权基金。要知道,根据美国风险投资协会的数据,2016年整个风险投资行业的投资总额也只有753亿美元。
 
但是,孙正义思考了一会儿,把这个数字改成了1000亿美元。他跟在一旁看得瞠目结舌米斯拉说:“人生短暂,但我们的格不能小。(Life’s too short to think small)”
 
有句话叫,要玩就玩笔大的,万一成功了呢?
孙正义千亿豪赌:要么成功,要么殒命

IPO前的Masa-PO

在接下来的三年里,孙正义一掷千金,豪气万丈,就像他在2012年一掷1.18亿美金买下加州Woodside的豪宅一样,不买最的,只买最贵的。

甚至有硅谷投资者开始戏称“软银是新型IPO”,有人按照孙正义(Masayoshi Son)的名字将软银的投资称为“Masa-PO”。

这也许是为了弥补他错过亚马逊的遗憾。

没错,人生赢家孙正义心里也有过不去的“槛儿”。让他耿耿于怀的是早年因为3000万美金而放弃了亚马逊。彼时孙正义曾希望收购亚马逊30%的股份,他出价1亿美元,而贝佐斯坚持1.3亿美元,最终因为3000万美元,这笔交易没谈成。

“就因为这3000万美元没谈拢,我错过了亚马逊。今天亚马逊的市值是8700亿美元,30%的股份就是2600亿,我因为3000万美元,而错过了2600亿美元。”孙正义多次在公开场合表示,“那是我犯的一个大错,其实投资趋势,永远不会错。所以我准备了1000亿美元,作为一个愿景基金,一个未来基金,去投资趋势,投资未来。”

不过在孙正义眼中,“未来”是靠“钱”堆出来的。

以投资Uber为例。自诞生起,Uber就一路高歌猛进,攻城掠地。据不完全统计,Uber一共进行了至少15轮融资,背后云集顶级VC/PE机构,累计金额超过150亿美元,堪称史无前例。

孙正义岂能放过如此会烧钱的猛兽?更何况,彼时Uber估值一路飘高,一度超过1200亿美金。孙正义能以77亿美元获得Uber 16.3%的股权,自以为捡了个大便宜,曾经激动地表示,又找到了当年投资阿里的感觉。

然而,令人大跌眼镜的是,Uber上市首日就跌破发行价,报收41.57美元,较IPO发行价45美元下跌约7.6%;上市5个月,就裁员近1200人;创始人疯狂套现,在禁售期到期不到2个月的时间内,联合创始人卡兰尼克就“清仓式”套现了30亿美元,退出董事会,去享受人生和“慈善事业”了。

孙正义千亿豪赌:要么成功,要么殒命

如今Uber股价已经跌倒了27美元,虽然相比最低点14美元有所回升,但也远远没有达到软银36美元的持股成本。不过相比WeWork, Uber这点亏损就不算什么了。

自2017年开始,软银累计投资WeWork 106.5亿美元,在此期间,WeWork的估值也从200亿美元一路飙升到470亿美元,看起来有颠覆房地产之势。“圈地运动”不管在哪个年代都是靠资本推动的,2016年,WeWork进驻的城市还只有34个,在短短几年时间内就将品牌扩张到了全球29个国家的111个城市,坐拥600多处据点。

但是短时间内的全球扩张并非适用于所有商业模式和所有市场,依据市场份额和房屋数量的估值忽略了本地市场实际需求和容量。之后,公司现金流陷入紧张,主要都是靠融资“续命”。

亏损不断持续扩大。到了2019年第三季度上市前夕,WeWork出现净亏损12.5亿美元,这导致IPO计划搁浅,WeWork估值暴跌九成,裁员超过20%。

勉强撑到2020年,席卷全球的新冠肺炎疫情戳破了泡沫,揭开了童话故事的另一面:

  • 3月初,孙正义在采访中表示,投资的88家公司中「将有15家将破产」
  • 3月24日,软银宣布出售约410亿美元资产筹集资金,其中包括阿里巴巴股票
  • 3月25日,穆迪将软银的信用评级从投机级类别(垃圾级的)最高级Ba1下调两档,降至Ba3
  • 3月29日,SpaceX的竞争对手OneWeb公司融资失败宣布破产,此前软银向其投资约20亿美元
  • 4月7日,WeWork宣布提起诉讼,指控软银违反协议,未能完成30亿美元要约收购WeWork股权资产的交易
  • 4月10日,据报道孙正义向多家银行抵押了多达60%的软银股份4月13日,软银集团发布消息,预计截至2020年3月的财年营业亏损1.35万亿日元(约125亿美元),创下软银39年历史中最差年度业绩。

软银巨亏的主要原因就是1000亿旗下愿景基金(Vision Fund)在2019年财报年亏损达到了165亿美元,在愿景基金2019年财年里,除了第一财季盈利之外,第二三四财季均在亏损。

如今,愿景基金的两大最大支持者——阿布扎比的国家基金Mubadala和沙特阿拉伯的PIF主权财富基金——已拒绝承诺投资愿景基金第二期。

那口源源不断往外冒钱的金罐子,也枯竭了。

能用钱解决的都不是事儿

愿景基金的规模如此庞大,决定了它的模式会与众不同。它既不是传统的VC,因为它投资项目的阶段并不算是很早期;它也不是PE基金,因为它不会像传统PE那样通过重组管理层和业务来提升资产的增值。

这也是愿景基金的特别之处。首先,它投资的行业集中在高科技领域,主要是人工智能相关的领域的中后期龙头;其次,它往往是用单笔较大规模的资金投资于这些未上市公司,所投资的资金规模甚至是远超企业需要的数额,它以此来让这些行业龙头形成更高的行业壁垒,从而加速成长。

孙正义千亿豪赌:要么成功,要么殒命

简单来说,普通投资人的做法是:你要100块,我讨价还价给你50块。

但孙正义的打法是:你要100块是吧?我给你1000块。

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孙正义看到了一个趋势,即未来互联网公司将越来越垄断,占有绝大多数市场份额的公司将吃掉这个行业的大部分利润。

按照孙正义的逻辑,在此情形下,给予公司超过其当前所需要的资金,就能利用网络效应,迅速占领市场,获得超额利润。

这被美国VC公司格雷洛克的投资人、LinkedIn联合创始人里德•霍夫曼称为“闪电式扩张”策略。在该策略中,速度比效率更为重要,而人才和资本是实现闪电式扩张最为重要的子弹。

可是就像二战期间德国的“闪电战”也打不翻苏联的巷战,对于PK大的竞争对手来说,也许通过烧钱可以迅速跑马圈地,抢占市场份额,但是创新始终是源源不断的,尤其是在当下科技进步迅猛的时代,任何一个小的技术突破就可以推翻一片足够大的市场。

当然,这点孙正义也早就想到了。按照孙正义的构想,通讯和IT行业有着变化极快(摩尔定律)和对未来的不可预知性(奇点理论)两大特点,该领域一家企业创业后30年内倒闭或被收购的概率是99.98%。

所以他决定通过建立企业的群集来对抗历史规律。

“我要在有生之年设计出让集团可以延续300年的DNA。”孙正义在软银集团成立30周年的时候立下了“flag”。

于是,买赛道成为了他的另一套方针。在孙正义看来,软银集团如果想要拥有300年的寿命,就必须成长为由5000家企业组成的同盟网络。

“马太效应”+“群集联盟”,看来,尽管商业英雄们各有各的精彩,但烧钱的生态理念构建却是相似的。

构建生态蓝图本没有错,错的是“从长期来看,我们都会死”。就像凯恩斯指出的,一旦经济出现震荡,眼前的利益才是最主要的利益。

Winter is coming. 冬天来临的时候,后勤补给一旦跟不上,这些“毒”角兽共有的弊端就都暴露出来了:巨大的估值,没有资产,无法盈利的综合考虑,对于长期财务可行性而言,空洞且可怕。

再加上疫情这个黑天鹅的突袭,看似有钱的愿景基金,和负债累累只有一线之隔。

要知道愿景基金的资本来源分成两部分,一类是优先权益投资(Preferred Equity),金额为400亿美元,优先权益投资将获得7%固定年息,每半年付息一次。

另有586亿美元是普通权益投资,但在该部分投资中,软银集团的出资接近一半,共281亿美元。

这种结构化的安排并不是私募股权投资基金中常规的模式。一般对于私募基金而言,LP是在“同一条船上”的,赚到钱了就分大头,GP跟着喝完肉汤,赚不到钱就自认倒霉。

但是结构化的基金却使得后端LP承担了大部分的风险。这或许也造成了这支基金实际上并不会像账面上的12年期限那样有“耐心”——毕竟每年都要还利息,不退出,你哪来的钱?

不得已,软银只能出售阿里的股票来“续命”。但恐怕,卖出的不仅是股票,更是那个可以耐心等待阿里巴巴成长十余年的“初心”。

“成也投资败也投资”

1981年,孙正义成立软银,一开始只是个电脑软件分销商。1995年,孙正义在第一次与雅虎联合创始人杨致远见面后,即写了一张200万美元的支票。

在雅虎身上尝到了甜头后,孙正义开始用“投资”缔造软银市值。及至2000年,孙正义已经投资过不下数百次,把软银的市值一度拉到990亿美元,成为了日本最大的公司。

孙正义千亿豪赌:要么成功,要么殒命

在千禧年的高涨中,美国科技公司估值一路上涨,孙正义的身价也是一路水涨船高,据说曾经达到了一天上涨一亿美金的境地,还成功取代比尔·盖茨过了三天世界首富的“瘾”。

可这全球首富宝座还没坐热,将孙正义推上首富宝座的网络泡沫就破裂了。互联网公司的股价在半年里狂跌,据传闻,孙正义个人身家蒸发了700亿美元,而当年世界首富比尔·盖茨的身价也不过780亿美元。

孙正义创下了人类史上最大个人金融损失纪录。

若干年之后,在接受采访时,记者好奇地问孙正义,损失700亿美元是一种怎么样的体验?他云淡风轻地说:“总之,我熬过来了。”

如果再加上信念、坚持、勤劳、努力等等心路历程就构成了一个完美的成功学小故事。就像有个人通过搬砖赚到了两块钱,拿去买了彩票最后中了大奖,成功学只会告诉你这个人是多努力地赚了这两块钱,却不告诉你,买下这张彩票才是成功的关键。

孙正义的这张“彩票”是阿里巴巴。就在那场互联网金融灾难发生之前不久,孙正义曾经对一位来自中国的,同样是小个子年轻人,做了一笔2000万美金的投资。这位年轻人名叫马云,而他创办的公司名叫阿里巴巴。

而马云拿到这笔钱后,还没想好应该怎么花,所以非常幸运的躲过了那一场随之而来的.com灾难。直到2014年,阿里巴巴IPO上市,孙正义当年的那笔2000万美金投资,给了软银3500倍的回报。让孙正义本人的身价,瞬间飙升为日本首富。

确实,没人比他亏得更多,但也没人比他赚的更多。

大起大落的经历让孙正义的梦想变得比以往更宏大。“当泡沫破裂时,我跌落谷底…(但)我的斗志再次被点燃。”在福布斯采访时,孙正义说,“也许外界看软银正处于泥潭,但我们一直在成长,过去的就过去了,我不回头看。”

孙正义千亿豪赌:要么成功,要么殒命

孙正义是个十足的“未来主义者”。在他看来,所有产业在未来都将被信息革命所颠覆,于是他大力布局人工智能与大数据行业的企业,例如Brain Corp(深度学习)、Nauto(自动驾驶)、Mapbox(开源地图)、ARM和英伟达(芯片)等。

所以,现在就断定愿景基金失败确实还为时过早,毕竟愿景基金共投资了80多家企业,其中光字节跳动就已有千亿美金估值。

写到最后,我想用2019年最佳奥斯卡纪录片《徒手攀岩》中的那句台词作为结束:

“生命之意义在于奋勇当先,至于各中原因,倒不见得多么重要,这就是你的人生道路,你要好好走下去。你直面恐惧,只因这是实现目标的必然要求。这就是勇士精神。”

要么成功,要么殒命。

孙正义千亿豪赌:要么成功,要么殒命

原创文章,作者:适道商业,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shidao.biz/personage/103.html